国有企业招聘规定_30多名外地大学生北京找兼职被骗沦为免费劳力

暑假期间,全国各地的许多大学生都想到北京闯一闯,找一份兼职工作。可没想到,他们有的刚来北京,就遭遇了骗子团伙。这些骗子在网站上发布招聘“跟单员”、“送货员”的帖子,承诺一天150元,工作还轻松。可大学生们到了之后,骗子就直接以“培训”为名,将他们送去当保安。这些学生被要求剃头、穿上保安服,还有的人被要求去当厨师,干了一段时间后,学生们意识到被骗了。

“我是7月11日在赶集网上看到的招聘帖子。”来自山西的大二学生小邵说,当时帖子里说北京一家物流公司招聘“跟单员”、“仓库管理员”。电话里,一位“郑主管”告诉他,活不累,不用搬卸货,只负责清点一下,跟着司机送送货,一天150元。

小邵当时正在北京找兼职的工作,第二天他和同学小郭坐地铁4号线到了高米店北站,然后再换乘公交到了大兴区西红门“天亿九州环宇物流”公司门口,见到了一位约40岁的胖子,他自称就是“郑主管”。

这位“郑主管”先向小邵及同学各收150元的伙食费,带他们在“天亿九州环宇物流”院内转了一圈。随后郑主管拿出一份“协议”,让小邵和同伴签名后,收了起来。“你们俩要去基地培训15天,拿一个证,但7天左右我就让你们回来,然后就能上岗了。”郑主管说完,国有企业招聘规定在纸上写了张路线图给小邵两人。

小邵和小郭都刚来北京,对路况非常不熟悉,坐公交、换地铁走了大半天才到达目的地。原来郑主管要他们去的地点是位于昌平生命科学园内的北京大学国际医院,一位“杜队长”出来接待了他们,带他们到医院的地下二层安顿下来。可当天夜里,两个小伙子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杜队长让他俩穿上保安制服,立刻正式上岗了。两个人的身份证也被要走了。

两个小伙有点蒙,这时他们才明白,所谓培训就是当保安。因为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正在建设中,里面的设备需要人看着,那一宿他俩就在医院走廊坐着看设备。7月13日,小邵发现他们所在的那间大宿舍里住有20多人,其中不少保安也都是学生模样。

正在小邵疑惑之际,他和小郭又接到了新任务,保安队厨房缺人,需要他俩去帮忙。两人来到医院外面的一间小厨房,转眼就换身份了——成了“厨师”,专门帮一位老厨师洗菜、切菜。两个毛头小伙哪会切菜,但对着成筐的白菜、青椒,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立刻动手,从早到晚,为保安队的四五十人准备菜。原本应该切成丝的土豆,到他俩手里就只能切成条了。干了两天,小邵和小郭又“转业”了,继续到医院当保安。

此时的北大国际医院地下二层宿舍里,又新来了小刘等三个小伙子,也都是大学生。

小刘原本头发挺长的,可刚到保安队,队长让队友拿着推子把他的头发剪了,说这样看上去更像个保安。小刘有些生气,因为感觉自己变得很匪气。与此同时,小刘等人还被要求统一购买黑布鞋。

小刘到了医院后,“军训”了一天,就是走走队列。之后他也被派到医院各处值班站岗,穿着保安制服。7月19日,小刘还和19位同伴一起,被派去东三环边的全国农业展览馆值勤,那里正在举行一场家具展览会。也是那天,小刘才知道自己是在为“北京银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等晚上再回到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小刘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我在帖子里明明看到的是‘跟单员’啊,在市区送送货什么的。可一连在这干七八天了,这样下去岂不是成了纯粹的保安?”

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小邵、小刘等人还都被保安队长要求,不要相互交流。“尤其是见到医院的工作人员时,一定不要说自己是来培训的,要说是来长期工作的。”

前天,记者在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地下二层宿舍看到,这里的地面很潮,而且还有积水。每个保安的被子都是潮乎乎的。小郭等人身上已经起了红点。除此之外,每天吃的菜都是白菜炖豆腐、白菜炖粉条、土豆炖冬瓜,很少见到肉。小伙子们慢慢开始交流起来。“你是来‘培训’的吗?”“你最开始是想当‘跟单员’吗?”“当初是不是说好给150元一天,每天一结账?”大家一交流,这才发现,他们遭遇了相同的骗局。等到其中一个小伙子再拿出偷拍的“郑主管”的照片时,大伙一下子沸腾了,“对,就是他,就是这个骗子!”

原来这些大学生都是被同一个人骗来的,骗子用的招数也都类似,先是高薪承诺,然后要他们来培训,其实就是当保安。

由于骗子留给他们的电话都是不一样的号码,为了验证骗局,他们还轮流给骗子打电话。只听到同一个声音一会儿说自己姓郑,一会说自己姓王。小伙子们说已经干满7天了,要求回去时,骗子总是神秘兮兮地说:“你先等等,先别跟别人说,我这两天就把你单独调回来。”

大学生们相互交流后,决定集体出走。他们找到医院保安队的负责人,负责人明确地说留下当保安的话,可以重新计算天数,工资1800元一个月。所谓“培训”的天数他们不管。

小刘说,他们9个人一起要回了身份证后就转身走了。“光是在北京大学国际医院这一处,待在医院的10天时间里,我们统计共有30多名大学生被骗,不少人待了两天就走了。国有企业招聘规定

昨天,9个被骗的大学生又去了一趟西红门“天亿九州环宇物流”公司,这时再打那位“郑主管”的电话,对方仍然在电话里要求他们继续在保安公司干,但就是不露面。说来也怪,物流公司的保安这次突然出面了,不让这些大学生随意进入他们公司。由于当初签协议时,协议上根本没盖章,也没给他们一份,学生们维权遇到难题。

就在“天亿九州环宇物流”公司门口,学生们还遇到一个来自安徽的中年人,他正在给一位“主管”打电话。这位安徽人说,他也是想当“跟单员”,在大兴区“培训”当了15天保安后回来了,期间帮人抬东西什么的,吃了很多苦。“现在回来,也不知有没有人给我安排工作?”安徽人的一席话,让小刘等人意识到,被骗的人不仅是大学生,而且类似的骗局还在继续。其实小刘他们也和以前培训满15天的人联系过,有的人被安排去当了装卸工,又苦又累,轻松的“跟单员”工作肯定是没有的。

这些20岁左右的大学生来自陕西、湖北等多个城市,身上带的钱被骗子骗去一部分,剩余的也都花光了,有的人在发愁如何向家里张口要钱。记者带他们去吃饭时,小伙子们一个个都狼吞虎咽,“好久没闻到肉味了”。记者许前程 文并摄

习签中蒙宣言中小学生可放春假裸官贪近4亿受审青奥会“体育外交”最大贩肾案细节曝光德国人在中国判死刑教育部回应学费上涨广州男子持刀砍人房祖名看守所条件麦当劳杀人案当街暴打保时捷女男医生查房被暴打习出访蒙古李克强会见卡里莫夫诞辰110周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募易招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uyii.com/4920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